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婊子讲加磅的故事
婊子讲加磅的故事
“加磅”这个活儿大家都知道吧?其实“加磅”一开始是说:一个嫖客一次
玩两个小姐后来才演变成,一个嫖客操一个小姐的时候另一个小姐在后面给嫖客
舔屁眼。北京出来玩的爷们很喜欢加磅,可一般的北京小姐都不怎么配合,即便
是勉强做了,也是大¤钱的。所以这些爷们就到我们这里来了。
我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很不适应,玫姐对我说:“既然当了婊子出来卖,途的
就是多挣钱,又怕这个又嫌那个,干脆就别干这行了!……想多挣钱不?就别嫌
脏!”
以后每次玫姐给客人加磅的时候都叫我在旁边“观摩”,渐渐的我也就习惯
了。
因为我比玫姐小十岁,而且比玫姐长的还漂亮,所以一些嫖客们指著要我加
磅。一开始的时候,都是玫姐给揽下来,当然加磅的钱也都归玫姐。后来,玫姐
让我“适应适应”。怎么适应呢?就是让我先尝试著舔玫姐的屁眼,习惯以后再
给嫖客加磅。
有一段时间,我几乎每天临睡觉的时候都舔一次玫姐的屁眼,渐渐的,我也
麻木了,适应了。
第一次做加磅正好碰上一个大学生到我们这来玩,大学生很文静,身体也很
干净。
玫姐和我一起伺候著,玫姐把他的鸡巴叼硬了以后,大学生把避孕套带上,
然后我和玫姐一起撅在床上,他在后面来回操弄。因为我比玫姐漂亮,所以大学
生主要操我。
我翻身躺在床上高高的把腿拳起来,大学生把鸡巴插进 里操弄著,玫姐浪
笑著在旁边看,勾引著大学生摸自己的奶子,抠自己的 。玫姐的手也不闲著,
一会拍拍大学生的屁股,一会摸摸他的鸡巴蛋子。玫姐看火候差不多了,开始勾
引著嫖客上花活了。
玫姐浪浪的说:“小兄弟!慢慢玩,我们姐妹都是你的……你看我妹子漂亮
不?”
大学生说:“漂亮!……真爽!”
玫姐“嘿”了一声笑著说:“操操 就爽了?小兄弟要求也太低了点吧?”
大学生一边操著一边说:“这还不叫爽?”
玫姐浪笑著说:“这算什么呀!一会让我妹子给你加两磅,那才叫爽呢!”
大学生喘息著问:“加磅?什么叫加磅?”
玫姐浪笑著说:“小兄弟,连加磅都不知道呀?我告诉你。”说完,凑到大
学生耳边嘀咕一阵。
大学生听完,把眼睛瞪得老大,问:“真、真的!这是真的!她,她能做这
个?”
玫姐浪笑著说:“没问题呀!保证让您爽!……不过,咱们可要说好了,这
本来就是个脏活儿,而且我这个妹子可是第一次做这个,你看看,这么漂亮的妹
子跟你玩这个,咱们钱上……?”
大学生呆了呆,突然说:“怎么叫一次?”
玫姐说:“一次舔30下,舔30下叫”加一磅“,”加一磅“给150元,
连续加三磅还可以优惠。”
大学生呆了呆,忽然说:“我先加一磅试试。”
玫姐浪浪的躺在床上,把腿高高的举起,对大学生说:“来呀,小兄弟,把
你的大鸡巴插进姐姐的 里爽爽!”
大学生把鸡巴塞了进去,玫姐把两手伸到大学生的屁股后面扒开两片屁股,
然后对著我使眼色。我还要犹豫,玫姐一瞪眼嚷到:“浪婊子!非要让我数落你
是吧?!”
我见玫姐真的发火了,慢慢的从床上下来,来到大学生的背后。玫姐浪笑著
对大学生说:“小兄弟,来,先操操姐姐,一会你妹子就跪在你后面给你加磅了!”
大学生果然动了起来。我跪在他身后,看见玫姐扒开的屁股中露出了那个大
学生的屁眼。黑黑的,四周围还长著长短不一的毛,我凑上去闻了一下,老天!
真臭!我 心的直想吐!
大学生动了一会,见我还没动静回头看了看我,只见我傻傻的愣在那里,大
学生把手伸到我的脑后,往前按著我的脑袋催促著我。
我把眼睛一闭,把嘴凑了上去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,又臭又苦!真 心!大
学生好像爽的不得了,屁股往后撅,手往前按,我心里想著尽早结束这个罪!伸
出舌头一下下的舔起来,心里数著数。舔了25下以后,那个大学生就干嚎了两
声,浑身一哆嗦,就把精子射出来了。
完事以后,我跑到厕所呕吐了老半天。
回来的时候,大学生已经开始给钱了,给了玫姐100元,然后给我100
元,我们各自收好。
然后大学生又拿出150元给玫姐,玫姐说:“别给我!谁给你加的磅给谁。”
大学生把150元给我,然后对我说:“对不起。”我没理他。大学生见我
们都不说话了,就闷闷的走了。
后来,这个大学生经常到我们这里来,熟了才剩解到,原来他是上海人,家
里有钱。
他每次都要我给他加磅。

【完】